主页 > 人类园区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石油三年来一路飙涨,这是能源危机的警讯,乐观论者认为油井可持续喷油,悲观论者则认为能源已面临枯竭。

去年十月在波士顿举行的「石油高点(Study of Peak Oil and Gas)」论坛,墙上的海报已警示石油时代的结束,而与会人士谈论的话题,围绕在能源危机造成的人类文明大灾难来临前,该怎幺办?解决之道包括:去买个煤矿或是到加拿大投资油沙;也有人建议,详阅国际石油产量报表之暇,不妨开个少用能源的小店铺,正如一个网站贴出的提示:「不面对现实,现实就会面对你。」

学有专长的地质学家已经看到空前危机,在替代能源未出现之前,主要能源的产量已渐减少;人们由烧木材改为用煤炭,并不是因为森林减少了,由燃煤改用石油或瓦斯,也不是因为煤矿被挖空了,但是许多人却相信可以大量使用石油的好日不多了。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自认是石油悲观主义者的美国德州休士顿从事能源投资的银行家西蒙斯(Matthew Simmons)指出,世界最重要油田已开採的差不多,产量急速下滑,以除了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苏俄及阿拉斯加之外最大的北海油田为例,经过四十年的开採,于一九九九年产量到达高峰后,光环已失,现在英国已经不再输出石油,而北海油田最坚实的生产国挪威也减产;西蒙斯说,大油田都已过了量产高点,但新的油田却未出现。

石油减产,被认为是生产已达到或过了临界点的现象,这些人认为石油产量曲线是对称的钟形,也就是说,产量到达最高点时,量刚好还賸下一半。依据这个理论,很容易测出石油生产最高点是否已达到,或是即将达到;先计算世界石油总存量,然后算出石油生产国的总产量,就可找目前在钟形曲线的位置,如果存量大约等于过去所有产量的总合,那幺石油生产就是到达了最高点。

这个理论是说,产量高点是来自于存量,问题也出在这里,反对这个理论的人指出,纯以地质观点来看石油生产,简化了整个事件,也忽略了石油价格因素,萃取石油的技术其实与价格关係密切,当市场有需要时,新的石油资源就会出现。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石油高点论支持者认为已到达或者即将到达石油产量高点,另一派则认为一九九○年前,不会有高点出现。

对立
地球上的石油是否将耗尽,对立的双方都学有专长,且定时发表各有根据的论文,已退休的普林斯顿地质学家迪费斯赞成石油高点理论(Peak-oil Theory),「没有灰色地带。」他认为,去年已达全球石油高点,即便时间有误差,石油高点也即将出现,而且不可避免。

同时,研究能源分析位于麻州的剑桥能源研究所(CERA)也认为没有任何徵兆显示在二○三○年前会有高点出现,他们未见高点出现后的下滑趋势,而是预测未来产量还一段高原期,这种现象对石油的使用,产生不了任何警示。

意思并不是说CERA认为石油用不完,或是地质资资源耗不尽,甚至石油公司本身也看到问题,德州石油大王毕肯斯(T. Boone Pickens)曾称,他认为石油产量已到达顶点;去年十月壳牌石油总裁贺梅斯特(John Hofmeister)在华盛顿记者俱乐部演说时表示,他能体会「容易到手的原料已快用罄」。「高点何时会到来可以争论,但改不了这个争论终将来到的事实。」波士顿大学的能源经济学家考夫曼(Robert Kaufmann)说:「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哈波主义(Hubbertists)者,但是我们都知道石油总有用完的时候。」

哈波(M. King Hubbert)是首位预测石油生产会快速达到高点的地质学家,当产量一触及高点,就会迅速下滑,一九五六年在休士顿壳牌石油实验室任职的哈波,预测美国本土四十八州的石油产将于一九七○年代初期到达高点,他算出产量是以对称的钟形曲线呈现,曲线一边是急升,对称的另一方则是陡降。

在哈波计算曲线图时,整个曲线时间轴还显现不到一半,而同一时间却发现大量油田,油产大增,哈波的悲观论点难以被接受,可是他的预测却逐渐被证实,美国本土油产真的在一九七○年达到高点,使哈波一夜成名。

因着作「美国的盆地山岭」而闻名的迪费(Deffeyes)十分信服石油高点说法,认为哈波的计算方式也适用于整个地球资源,而成为哈波主义中的重要成员。他在「哈波高点:即将发生的石油短缺(Hubbert’s Peak: The Impending Oil Shortage)」及「石油之外:哈波高点面面观(Beyond Oil: The View from Hubbert’s Peak)」两文中,用同一计算方式算出世界石油的存量与产出,声称世界石油产量的高点将于二○○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那天来到,之后,他又将日期略为延后到同年十二月十六日。

「现在不是宣称胜利的时机。」但是迪费在石油产量连续三年下滑后只得表示:「五年之内,会证明我是对的。」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哈波在一九五六年预测美国本土四十八州的石油产量将于一九七○年到达高点,而成为争议性人物,但是那年及往后数年实际产量要高于他的预警。

与时迁移
迪费的看法并非人人认同,杰克森(Peter Jackson)在CERA背景简报时,发表「为何高点理论失败了」的文件指出,哈波在一九五○年代使用的技术,并不适用于二○○六年的全球态势。

杰克森指出,高点理论者一再更改高点出现的时间,高点理论专家康培尔(Colin Campbell)也将碳氢化合物的生产高点由二○○○年往后延到二○一○年;另还有些石油产量将暴跌的推测,譬如俄亥俄州立大学地质学专家纽伯利(John Strong Newberry)预测美国石油即将回复到一八七五年的产量,都是老掉牙的推测。

无论是杰克森或迪费都同意,全世界到目前为止大约已生产了点一兆桶(一七五兆公升)的石油,争议点其实是在地球石油的存量,高点理论派认为石油存量与已开发的量相当,而CERA则认为还有三点七兆桶油的存量,不可不必为高点的出现而担心。

CERA的观点在于对新的石油开採技术持乐观看法,杰克森指出,油田的储存量经常会因时间而增加,阿拉斯加北坡油田的存量,过去估计是九十六亿桶,而现在认为有一三七亿桶。

「石油出现警讯,是因新发现的石油与使用量相抵。」杰克森说:「世界上许多油田都不断提升存量估计,高点理论支持者却绝口不提。」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油田的存量最初被地质学家认后,会因开採技术及开採公司的投入态度而改变,而这些后来被找出的石油,应被计算为存量,全球大约已有百分之三十五的油量被开採,而所有油田开採都进行三部曲:凿井取油,先抽取最容易到手的部分,到出油量渐减时,工程师就用注入水或二氧化碳的方式做第二阶段萃取,再来就是用高温蒸气稀释法榨取第三波石油,採油一直採到不符经济价值为止,此时油田就被弃置。「石油在一百万年后仍然会存在。」加拿大地质学家休斯(David Hughes)说:「只在合不合经济效益而已。」

经过第二阶段萃取后而封存的油田,会因油价波动而重启,做第三阶段的萃取,以目前大约每桶六○美元的油价,会让油公司有兴趣重启旧油田或投资于找寻新油源。基本上,反对石油高点理论的人,认为哈波曲线低估了开採技术,以及因价格提升,使一些原来认为不值得开採的油源成为新的存量。

杰克森强调,世界主要油田大都在第二阶段的萃取方式,再加上一些新发现的油田,应可补足需求缺口;美国地质测量组织在二○○○年的分析指出,石油实际存量大约比先前的须测多一兆桶,也预测全球石油高点在二○三○年之前不会出现,油价高居不下,也使大约有五百件石油开发案会在未来五年之内启动,开发案的规模,大案每日可生产一百万桶,小的每天一万桶产量也列入开发。

深耕
能源乐观者指出,去年在墨西哥湾发现的七处深海油田,全靠新科技,其中最大的烈马(Thunder Horse)油田蕴藏量估计为三亿桶,这个发现也使美国国会通过开发过去被列为禁区墨西哥湾,杰克森说,他不担心高点,是因为还有很多新的油产会加入市场。

哈波理论即使是针对美国本土取样,也有不完美之处,虽然预测高点出现的时间尚称準确,可是产量预测值却比实际少了百分之二十,原因之一是墨西哥湾油田的产量远超过哈波的预测值。

但是这些现象并未说服石油高点论者,PFC能源谘询公司分析师罗杰斯(Michael Rodgers)说:「问题出在,那些找寻油源的人完全不知道另外三兆桶石油在那里。」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该信谁?
石油高点论者质疑石油公司、政府及美国地质探测等单位公布的资料不可信,前BP石油公司总工程师吉伯特(Jeremy Gilbert)说,每家石油公司的计算标準都不同,美国证管会虽有设定回报石油蕴藏的规定,但是美国及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仅只应卯而已,资料不尽可信;吉伯特说:「其他国家标準更不清不楚。告诉你科威特有七五○亿桶蕴藏的人,也不知道数据是那来的。」石油高点论者指出,两伊战争导致一九八○年代石油价格直直落,伊朗与伊拉克这两个OPEC成员因战争而故意在石油存量上潺水。

这些因素,令人怀疑OPEC是否能继续满足世界对石油的需求,目前OPEC成员供应全世界百分之四十油源,而非OPEC国家则自一九八○年代末期就儘可能的大量产出,罗杰斯认为到二○一○至二○一五年间,非OPEC国家的石油产量将达到高点,自此石油将无法填补供需间的差距。

OPEC国家中最受关注的是沙乌地阿拉伯,这个国家石油产量最大,也是油价的推动者,它的油源来自七个主要油田,而三个最大的油田已生产逾半世纪,尤有甚者,谣传其中最大的Ghawar油田已经採用注水的方式来榨出更多油量。西蒙斯在研究过石油工程组织的文件后指出,沙国国营石油公司(Saudi Aramco)有虚报石油蕴藏的习惯,因此他认为沙国的石油会比想像中提前採罄。

罗搩斯表示,一九七○年代OPEC对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实施石油禁运,曾造成的石油危机,算是示範演习,当时只有美国的石油产量已达高点,而现在包括秘鲁、阿根廷、挪威、刚果及墨西哥都已超过油产高点,他预测加拿大、中国、婆罗乃及马来西亚的油产也都在高原期,产量随时都会下滑。

到底还有多少石油?

罗杰斯说,新发现的油田如墨西哥湾、安哥拉或巴西的油产或许可略为改变高点来到的日子,但是作用有限;他说,想以新发现的油源来延迟高点来到的时间其实没有什幺意义,譬如:即使烈马油田有三亿桶蕴藏量,以目前全界的耗油速度来算,不到一星期就用尽了。

西蒙斯指出,如果需求稳定,错估石油存量,譬如苏俄在一九九○年代的减产,现在看来也不许是坏事,他说,二○○五年石油生产量超过一九九○年百分之十六,但是超出的量并非来自新发现的油源,而是现有产油国的增产,世界上买车的人愈来愈多,石油需求只会增不会减。

未来怎幺办?
未来的能源需求得来自其他替代品,如油页岩、液化瓦斯或是液化煤碳,这也是CERA对能源保持乐观的原因,但是反对者如石油高点论者认为,要找像沙乌地阿拉伯生产的高品质、低汙染又便宜的石油替代品并不容易,地质学家目前正在加拿大阿尔伯他努力于以油沙萃取石油,油沙的存量,理论上可供全世界使用数十年之久,但是萃取的费用极高,也有造成环境汙染的疑虑,利用油沙萃取每一桶油需要使用三倍同体积的水,而且会释放出大量造成温室效应的气体。

就长远来说,可就两个对立面来看石油短缺问题:如果没有石油高点,我们是否承担得起,因使用石油产生二氧化碳,而造成的环境汙染问题?因此就环境观点,高点反而是喜讯;如果因石油短缺,造成石油高点支持者最担心的经济崩溃,这点好处又不怎幺令人欣喜了;看更远些,重振经济而投入替代能源所需,也不可得。

如果能预知到高点来到的时刻,或许可以减轻面临这些问题时的冲击;经济学家考夫曼说,目前在财务面上看不出到何指标,他表示,认为一九七○年美国石油高点到达前,油价并未飙高,原因是物价稳定,因此要能準确预测高点,「必须要有一些明显信号。」他说:「目前没有任何徵兆。」

要找信号,石油期货市场是唯一的处所,目前纽约石油期货价格大约在每桶六十七美元左右打转,这个价钱既可以引起投资于替代能源者的兴趣,又不致于高于长期平均价太多;如果出现的讯息是,石油产品濒临停产,而高点支持者开始高高兴兴地卖出低价买进的石油,将奢侈品屯积进煤仓準备大捞一票,那幺,可以确定时刻真的到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