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暴人脸 >第一线紧急救护:公共场所遇到攻击事件,救人一命谨记这六件事

第一线紧急救护:公共场所遇到攻击事件,救人一命谨记这六件事

近日最令人难过的消息,莫过于「铁路警察被旅客持刀砍死」这则新闻了,3日晚间嘉义火车站自强号上,一位年仅24岁铁路警察,在处理票务纠纷时遭到持刀攻击,送医时意识不清,脸色苍白,五公分穿刺伤及大量失血,呈现低血容性休克,一度失去呼吸心跳被急救回来,但很不幸的是紧急手术及输血1万8000CC后,4日早上还是宣告不治,得年24岁。

我相信许多人除了难过之外,一定也非常忿忿不平,恨不得第一时间在现场打爆兇手,也有的人问为什幺警察不开枪?我想除了近距离搏斗使用枪械不见得适合外,车厢内部更有许多无辜民众,应该也是警察未拔枪的因素。

未来对于警察的训练提昇(警觉心、近身距离作战)、双警出勤制度、非致命性武器添购(辣椒水、胡椒枪、电击枪等)、法规的鬆绑(《警械使用条例》),老实说这些都是非警务或民意代表人员很难去改变的,那我们一般民众到底可以做什幺?「学急救」我想是更重要更值得探讨的议题!

接下来我就以第一线紧急救护的经验,分享遇到攻击事件,第一时间一般民众可以做些什幺应变?好拯救无辜生命。

(一)立刻报案

一旦发现攻击事件有人受伤,请尽量先远离攻击现场再打电话报案,有超过两位民众的话,一位请打119,一位请打110,即便119和110之间有转报机制,但往往受到转报的资讯都非常不清楚,所以不建议只拨打单一报案电话,而是两个都打最好。

119派遣员会问你现场状况,请冷静的说清楚,尤其几个人受伤和确切地点至关重要,在攻击事件中伤者可能不只一个人,像是郑捷事件共有4死24人轻重伤,但第一时间的报案电话都没有人能告知需要十台以上救护车,而是后来到达的119再请求支援,第二批到达的救护车可能会晚个5-10分钟,这样抢救时间也跟着一点一滴流逝了。

另外能跑到月台或是大厅都不是最严重的伤患,最严重的伤患早已躺在车厢内奄奄一息,所以如果没有和119告知:最严重的患者确切地点是在车厢内,或是119到达时没有带领救护人员,可能最严重的患者就不会优先被得到救治。

如果情绪一时无法冷静下来,或是现场不安全无法待在现场,和看有多少人受伤那没关係,尽自己所能就好了,能打出119求救已经表现的很好。

至安全的地方正确的告知119、110现场资讯,是遇到攻击事件最首要的应变事项。

(二)现场安全

如果你决定伸出援手,而不是转头就走,请先评估「现场是否安全」,现场是否安全是紧急救护的首要条件,在这种攻击事件的现场,可能会分成以下三种状况,每种状况都要考虑不同的应变方法。

如果兇手没有受到任何的压制,且手上还持有武器,你也没有武器或能力压制兇手,建议远离现场就好,因为去救患者极可能你就变成下一个患者,这样不值得。

如果兇手已经正在被民众或警察制伏当中,但又还没完全被制伏,去救兇手行凶的目标还是会有一定的风险,那要不要去救他?就取决于你的勇气和决心了,没有标準答案,如果能救到他,请立刻将他带离危险现场再开始急救。

如果兇手已经被民众完全压制或是警察已上铐逮捕,那现场就相对安全,请立刻帮患者施行急救。

(三)评估患者

接触患者之后,首先评估患者有没有意识及呼吸,有意识或没意识但有呼吸,就找出血点做加压止血,没呼吸就直接压CPR,(民众版不教导明显死亡定义或是大量伤患中的黑牌,没呼吸就先CPR!) 详细急救方式后面会撰述。

(四)施予急救

在攻击现场的患者,可能会有穿刺伤、切割伤、撕裂伤等大量出血的伤口,止血之前如果能先戴手套最好,你可能一时找不到手套没关係,去找塑胶袋当成你的手套,隔着塑胶袋帮患者加压止血,如果真找不到,为了救他一命也只能徒手了。

持续性出血伤口的急救原则,就是「加压止血」,首先你要先把伤口附近的衣物尽可能脱去,并用衣物将血渍擦乾,寻找出血点(可能不只1个),再用乾净衣物、毛巾等(甚至昨天火车上有民众很聪明将窗帘拆掉),覆盖在伤口上方,并用尽吃奶的力气压住,在119救护人员到达接手之前,不要随意放开,因为大出血的伤口只要一放开血就会继续流!另外再介绍不同部位的伤口,可能会引起什幺样的问题。

「颜面创伤」的血液可能会造成呼吸道阻塞,所以建议将颜面有明显出血的患者呈复甦姿势(头侧一边),尽可能不要让血液影响到呼吸道。「胸部创伤」可能会引起开放性气胸、大量血胸、心包膜填塞等致命伤势,教导民众判断张力性气胸和三面贴处置可能太困难,一样看见胸部有出血点就执行加压止血。「腹部创伤」可能会造成大量出血、脏器外露,能做的就是加压止血,如果脏器外露不要把器官塞回去,找乾净的衣物、毛巾等覆盖,小心护住不要再让它掉更出来就好。「肢体创伤」可能会造成大量出血,请尽全力加压止血,如果还是止不住就再找衣服、毛巾等覆盖第二层再用力压住,除非你有专门的战术止血带,不然现在已不建议使用皮带、鞋带等急造止血带,因为皮带上的皮革太硬无法有效的转紧来控制出血,鞋带则是太细会把压力集中在同一个点上,容易造成神经的伤害,所以建议徒手用力加压止血就好。

如果患者已失去了呼吸,请直接开始压CPR,不用30:2的压胸与吹气比率(压30次、人工呼吸两次),好好的压两分钟(五循环)找人换手就好,还有旁人可以协助的话,请一个人帮忙找出血点加压止血,另一个人去找自动体外心脏去颤器(AED)过来,并相互轮流换手做到119救护人员接手为止。

第一时间的急救止血,对于失血患者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事情,想学习更多急救技能,可以去上EMT-1初级救护技术员的课程,另外也请关注「安妮怎幺了」全民学急救,这是我日前参与拍摄的一个急救企划,现在正在推广民众版的急救教育,接下来也会有民众版的急救教育短片陆续上线,其中有一篇就是在讲如何帮伤口止血。

(五)协助119

在这种攻击现场,极有可能是多重伤病患甚至大量伤病患,第一时间不见得会有足够的救护人员,能应付这种棘手的状况,就算只有一位患者,可能也是多重创伤的患者,119救护员2-3人还是会需要协助,所以如果你愿意拯救眼前这条正在消逝的无辜生命,请尽可能在现场协助119救护人员,到初步处置完成推上担架为止,不知道要帮什幺没关係,只要大声的说:我可以帮忙!我相信绝大多数的救护员都会感谢你,并立即指导你该如何帮忙。

(六)心理健康

「事后的心理健康」,这点是多数急救教育不会提到的,但却又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如果你是非医护人员,也没看过任何血腥场面,在经历过这种攻击事件,事后可能会极度感到不适,害怕、哭泣、头晕、呕吐,甚至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等等。

如果你经历了这一切,请在一个人静静之后,找个信任的挚亲聊聊你内心的想法,把情绪尽可能的释放出来,以前我第一次遇到创伤患者,在我面前逐渐失去呼吸最后死去,经历救不回患者的无能为力和失落无助,我第一时间也是打电话给女朋友,以及和学长聊聊。

如果事件后几天,依然会一直回想当时的画面、感到情绪低落、失眠等等,建议去看身心科或心理谘商师寻求专业的帮助,请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每个人都会有需要协助的时候。

另外之前在做国外的大量伤患事件报告,发现2016年柏林恐攻后,第一时间除了警方、医疗单位到达现场外,还有心理卫生单位即刻进驻,为现场民众、家属提供第一时间的心理健康帮助,这方面是台湾非常缺乏的,也是未来可以努力的方向。

以上是小弟的一些浅见,希望大家看完文章能学习到一些知识,有天真的遇到攻击事件,拯救的可能不只是陌生人,而是身边的亲朋好友,在119还未到达的这段时间内,你就是患者的希望!没有你生命会消逝的更快!你有正确的作为,可能就会因此拯救一条生命!

上一篇: 下一篇: